1. 正規******公司網址-那陣風吹過

                 宿舍前的木樨花都開了吧,餐廳前的白楊也都茂盛了吧。
                還是那座教學樓,剛送做一批學長,沒來得及歇息,卻又迎來了正規******公司網址們。
                還是那件校服,穿了兩年,又將陪我們度過高三。校服一如既往的白,我們天真的幻想著畢業那天衣袂飄飄的樣子一定很好看。
                還有那些同學,打打鬧鬧一起度過了快樂的兩年。我們想知道高三的生活是否會和以前一樣快樂。
                還有哪些課桌椅,刻滿了各種各樣的文字,畫滿了各種各樣的畫,一遍遍擦去再一遍遍畫上,那是青春美麗的痕迹,也經得住時間。
                不知是否還是那些老師。語文老師的課還會把我們催眠嗎?數學老師還會願意在黑板上寫一些我們弄不懂的函數嗎?英語老師可不可以多教我幾遍定語從句?物理老師快把拖堂的壞習慣改了吧!化學實驗總搞砸老師你還會怪我嗎?呼吸和光合作用老師我就是搞不懂您不要生氣啊。
                可能一切都不會變,也可能一切都會改變。
                高三了,高三有高三的規矩。上課不可以再睡覺了,下課也不可以打鬧了,晚自習要被延長,寫作業時也不可以擡頭,去別的教室上課一定要跑步……這些校規我們以前罵過多少遍,而我們接受它的理由就是高三。
                可有一天,我們會習慣。有一天,我們會習慣,不再互相說話,下課不再打鬧;有一天,我們會習慣,不再去吃晚飯,不再想去聽音樂;有一天,我們會習慣,把自己埋在蜀山題海裏,不願去耽擱一點時間;有一天,我們會習慣,整天呆在悶熱的教室裏,不願再相約去看三月裏的明媚春光……
                我們渴望過高三,現在卻懼怕高三。害怕他的暗無天日和人情淡漠,討厭他的衆多約束和苦悶無趣,逃離他的殘忍冷血和優勝劣汰……也許,就是這樣吧。
                高三或許在迎接我們,我們也要以勝利者的姿態去面對他。也許我們還是猶豫彷徨,沒事,別怕,總有一天,我們會習慣。 

                  往事如觀流水,來者如仰高山。紛繁人間千萬之事,人生匆匆不過數十載。時光流逝,縱然我們記住了親人的叮咛,友人的祝福,情人的蜜語,一些傷心往事難免淤積于胸,塊壘難消。面對萬千世事,我們該忘記什麽有銘記什麽呢?答曰:忘記失敗痛苦,銘記美好快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珍珠忘記了被河蚌困擾的痛苦,于是造就了盈淚的玉珠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寶劍忘卻了烈火下錘打的痛楚,于是露出了锃亮的刀鋒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楊忘卻了沙漠中幹渴的難當,于是創造了”死了三年不倒,倒了三百年不腐”的神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順著曆史長河,無數曠達之士莫不泰然處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是那個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隱士,是那個“但識琴中趣,何勞弦上聲”的雅人,是那個“戴月荷鋤歸”的農夫,對!是他,是這享譽文壇百千年的陶淵明。他不願“爲五鬥米折腰”挂印歸田園。他忘卻了官場的失意,忘卻了仕途的不達,卻記住了世人的願望,寫出了心中的聖地—桃花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是那個“揀盡寒枝不肯棲”的寒鴉麽?是那個“一蓑煙雨任平生,何妨行嘯且徐行”的行者麽?是那個高唱“大江東去”的詩人麽?蘇轼,一個被宋神宗稱贊爲“才與李白同,識比李白厚”的千古大家,在遭受小人潑來的汙水,遭受貶谪後忘卻了所有的失意。他在黃州種地釀酒,“夜飲東坡醒複醉”,在黃州“倚杖聽江聲”,在黃州寫出“大江東去”。他總是那樣的淡泊從容。他總是將所有的痛苦失意抛之腦後,銘記著世間之美。不然,何來“親煮東坡肉”,何來“日啖荔枝三百顆,不辭長作嶺南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我們應該忘記別人的嘲諷,如忘掉五年前的一次感冒一樣;原諒別人對我們的傷害,如原諒天有晴有陰一樣。我們要記住初生嬰兒的第一次笑容,正規******公司網址們要記住八旬老台沒牙的掩笑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那陣風吹過,吹走了,吹走了;那陣風吹過,留下了,留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