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49z3n4"><ul id="49z3n4"></ul><font id="49z3n4"></font></big><dir id="49z3n4"><font id="49z3n4"></font><code id="49z3n4"></code><dd id="49z3n4"></dd></dir>
              1. <dt id="jccvws"></dt><fieldset id="jccvws"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ewj0fn"></tbody><form id="ewj0fn"></form><bdo id="ewj0fn"></bdo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什麽直播平台最開放/父親的鼾聲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想給什麽直播平台最開放的文章起一個醒目的標題,可我苦思冥想搜腸刮肚之後,還是沒有找到漂亮的詞彙,我只能深情地喊一聲——父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鼾聲又一次敲打著我的耳鼓,把我從睡夢中喚醒。這鼾聲是父親勤勞的證據,是父親疲勞的發泄。鼾聲催動著我清澈透明的淚珠,淚默默地流著,爬上了我的鼻梁,浸潤著我的臉頰,心中的酸楚連綿不斷。父親的鼾聲裏,熔鑄著多少艱辛,熔鑄著多少苦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天將亮未亮之時,父親早已離開了還留有余溫的被窩,伴著一聲雞鳴,去了遠在七裏路以外的磚窯場,開始了他艱難的人生跋涉。他要養活這一家老小,他要用自己的精力和汗水去交換生活必需的人民幣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午,我去磚窯場給父親送飯。路旁樹叢的知了兀自地叫著,那聲音聒噪而刺耳;困倦的樹兒,身影婆娑,它們也在繁忙地護理著自己根部的濕潤。到了磚窯場,我沒有把飯菜直接送給父親,只在一旁偷偷地看著。父親身體肥胖,推著獨輪車,一車一車地轉運磚坯,每挪一步,都是那麽艱難,仿佛有千斤重量壓在他的身上。汗水濕透了他的外套,順著腿不聽流淌著,所到之處都被踩成了泥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無法抑制自己,一任淚水在臉上漫成小溪。可我不能這樣去見父親,于是我擦幹淚水,強忍心底的萬分感動,鄭重地把飯菜捧到父親手上,然後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磚窯場。我不敢回頭,那是我情感爆發的導火索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傍晚時分,傾盆大雨從天而降。我和母親都在替父親擔心,就在這時,父親打回電話說他不回家了。我們母女倆終于放下了還在懸著的心,于是就放心地安歇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醒來後不見母親的影兒,便去問鄰居大嬸。還沒等我進門,就聽見鄰居大嬸高聲問我:“小蕾,你怎麽沒去醫院?”我霎時間蒙住了:“咋了大嬸?”我心裏一陣慌亂,是不是父親出啥事了?要不怎麽一大早就不見母親的影兒了呢?大嬸看我還愣著神,趕緊對我說:“聽說你爸進醫院了,快去呀,看看是咋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麽可能呢?”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娃,千真萬確,你還不快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大嬸這麽說,我便急忙沖進屋子,推了父親爲我上學買的那輛自行車,飛速地行進在去往醫院的路上。剛剛下過雨,路上泥濘不堪,我顧不得那麽多,使出渾身的力氣,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蹬著。實在蹬不動了,我幹脆扔了自行車,一路小跑地飛奔著。泥巴濺滿了我的褲腿,可我哪有心思顧得上這些。一路上,我心裏亂極了:“怎麽會這樣呢?父親不是好好的麽?”進了醫院,我迫不及待的問醫生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夫,我爸爸在那個病房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別急,小姑娘!是不是早上剛剛進來的那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呀!在哪兒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七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顧不上跟醫生打招呼,就飛進了七號病房。母親就在父親的身邊,我一頭撲進母親的懷裏,霎時間我的淚像漲潮的河水,湧出了眼眶,我哭得不停。“去,還不看看你爸?光顧自己哭哇?”母親抹抹我腮邊的淚水,嗔怪著我。這時我才明白過來,我要看父親呀!我轉過身,看見父親安靜的躺著。我不知道父親究竟是怎麽了,就輕輕的靠近父親,半跪在地上,緊緊地握住他那長滿了老繭的手:“爸,你咋了?你咋了?”盡管我使勁地忍著,可那不爭氣的淚水還是在我的眼眶裏打轉。“傻女子,爸好著哩!只是摔了一跤,調養幾天就好了,別替爸操心了!”淚水滴在了父親的手上,我哭著問:“骨頭傷著沒?”“不要緊!擦破了點兒皮,我娃不哭!”父親伸出他那粗糙的大手爲我拂去淚水。後來我才知道,那天晚上父親爲了給我送回磚窯場分發的水果,跌了一跤,摔斷了腿骨。可我還是被父親騙過了,我傻傻地認爲父親肯定好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親睡著了,他那重重的鼾聲又一次響在我的耳旁,我現在才明白那鼾聲裏不僅僅熔鑄著無盡的艱辛和苦累,還熔鑄著對我的深切關愛,熔鑄著父親對母親和全家的責任,更熔鑄著父親笑對生活的堅定信念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噢!父親,你的鼾聲就是一首美妙的樂曲,這美妙的樂曲一定會鼓勵我走向風風雨雨的人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母親,勝過愛自己的生命,因爲母親不僅給予了我生命而且還教會我懂得了人生的意義。我愛母親,從未向母親說過“媽媽我愛你”。母親愛我,也從未用言語表達過“女兒我愛你”。母親和我之間,有的只是不需用言語表達的愛。這份愛,似雨露滋潤禾苗,永遠在母親和我的心中涓涓流淌。這份愛,似理想迸發火花,永遠在未來和我的心中熠熠閃爍。這份愛,似記憶打開閘門,永遠在童年和我的心中依依回味。在依依回味中我緩緩地回過頭來,仔細地整理著曆曆在目的發生在五年級暑期的那一件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得那天,我騎自行車回家。快到家時,一只小雞突然從家中沖出,嚇得我亂了手腳。我的車頭一轉,連人帶車翻進了距公路三米高的小河。幸運,命夠大:腦袋剛好落在水中,而腳似乎砸在了石塊上。我模模糊糊的想站起來,但還沒站穩又摔倒了。望望四周,一個幫助的人都沒有,我傷心地哭了。不知怎的,母親卻聽到了我的哭聲,也許是心理感應吧。她急忙跑到我身邊,看到我那慘狀,她呆了。我不知她那一刻是什麽感覺,反正我覺得她沒說一句話,只顧扶我,但我看到她流淚了。也許是焦急,也許是心疼,但也許是怨恨我不聽她的教誨。因她曾對我說過多次,家門口路窄下又臨河是千萬不能騎車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,她又語重心長地對我說:“這麽大的人了,都不知道小心一點,那麽窄的路你也敢騎,現在知道痛了吧?要是有不測,叫我怎麽辦呢?”還沒說完,她就低聲哭了起來。看著母親,我又忍不住哭了,不是因爲腳痛,而是母親的眼淚感動了我。這是她第一次因我而流淚,真的好讓我好感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過午飯,我的腳越來越痛,有些部位都腫出來了。母親說不能等了,一定要送我去醫院。但客車已經開走了,我又無法走路,怎麽辦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走,我背你去醫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裏到醫院起碼要走一個小時,你背我會很累的,況且現在太陽當頭。不行,您會中暑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中什麽暑啊,沒事的!再不去你的腳會發炎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但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‘但是’的,那算什麽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無話可說了,我知道媽媽的脾氣。如果我再說下去,她就要發火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我們都沒有說話,我靠在媽媽的背上,感覺好幸福,但又好心酸。從我摔入河中到現在,母親就沒有休息過。這大熱天,站在外面幾秒鍾都會使人頭暈腦脹,而母親卻背著我在這毒辣辣的太陽底下走了一個多小時。我側身看她的臉,那滿臉的汗水接連不斷地滴落。看著看著,我的淚水也象小雨似的灑落了下來,滴在母親的身上,落在我的心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醫院拍了片,才知道我的右腳斷了兩根骨頭。此時,我的心別提有多難受了。再看母親,她那沉重的心情更加沉重了。醫生微笑著說,“小女孩,你得馬上接骨,有點痛你要忍住哦!”母親關切地哄我說,“有媽媽在你不怕”。我也說,“有媽媽在我不怕”。手術開始了,媽媽始終抱著我,屏住呼吸,眼睛眨都不眨地盯著我。我感覺腳一陣陣疼痛,實在忍不住就大叫了起來。我的哭聲刺痛了母親的心,她強忍著淚水說你覺得痛就哭吧,接著我就哇哇大哭了起來。我的眼在流淚,母親的心在流血。我不知道此時母親的表情怎樣,只聽見她喃喃地嘀咕“真是作惡,要是發生在我身上就好了”。經過漫長十幾分鍾的“掙紮”,我的兩根骨頭終于結合在一起了。母親松了一口氣,我也停止了哭泣。我無意間發現淚水和汗水已經濕透了母親的衣賞。我再次感動,感動的不是母親的淚水和汗水,而是它流在我心中的那份無私的愛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我是幼苗,那母親就是立在我身旁的大樹;大樹時時蔭護著我,使我茁壯成長。如果說我是水草,那母親就是流在我身上的活水;活水時時滋潤著我,使我營養有余。如果說我是紅蓮,那母親就是擎在我頭上的荷葉,荷葉時時遮攔著我,使我安全舒心。這,就是母親最真誠的愛,人間大樹般的愛。這,就是母親最無私的愛,人間活水般的愛。這,就是母親最偉大的愛,人間荷葉般的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母親,給了我生命。感謝母親,使什麽直播平台最開放懂得了人生的真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