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bbr id="adr4om"></abbr><u id="adr4om"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六月遊戲|零碎的記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離家,不過是對放假履行著義務。從那一刻開始,六月遊戲在逃脫,義無反顧地走出自認爲的地獄,離開滿載甜酸苦辣喜怒哀樂的信宜,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,從一個個方向中尋找著方向,于是,故事往往被織錯了花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俯仰之間夏天的光線捉摸不定,瞬間的表情模棱兩可。染滿鉛華的城市動態讓我恐慌,經沉澱一番之後再攪拌,或大或小存在著與曾經的差距,親身經曆過才發現身邊的許多人和事都變了,現在終于明白,唯一永恒的就是變化,給我的感覺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光彩熠熠,事實如此,強詞奪理永遠抵抗不了事實的打擊。而我面對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在拉遠時唯一能做的就是默認,默認人們的變化,也默認自己的敏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以來都很珍惜每一個難得的逃脫,第一天,坐在車上興高采烈地計劃著自己的假期應如何揮霍,車裏的冷氣溫度調得極低,一時之間令我難以接受,那不帶柔和的音樂早已被關掉,道路兩旁的明燈靜止地照射著,靜得不足以引起別人關注,刺痛了雙眼,我想,我必定也像這兩排三排沒有盡頭的路燈一樣,守候著應有的東西,或明或暗,蠢蠢欲動,看著飛逝而過的汽車都來不及相視,或許,在這人才濟濟的社會裏,生活,理應如此。當我看見顯眼的“麥當勞”的招牌時,有幾分莫名其妙的喜悅,才覺知自己徹底地離開了早已厭倦的地方,看著車裏的時間:2:11,車裏的人都在熟睡中,他們經不起嘈雜,我一語不發,好想快點到目的地,但又不想下車,以矛盾的心裏乘著快車向終點前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抛掉乘車的思考,在家人的指點下所有都安排下來,躺在床上卻沒有絲毫的疲憊,是太興奮還是太不習慣?就這樣沒有答案地過著吧,慢慢等待著窗外的天變亮,把自己顯露在熱鬧非凡的圈子裏,這個圈子,並不會因爲我的存在增添幾分華麗,而我覺得應該是一個負擔,觸摸著每一樣事物,那麽的熟悉,可再也找不回原來的感覺,那是時間種下的錯覺。包括人們都在我懷疑的範圍內,和他們談論著生活,語氣變得誇張,態度變得過于溫和,這是屬于我想要的氣氛嗎?絕對不是,第二天的日子就是在這種迷迷糊糊的狀態下度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一次撕掉挂曆上薄薄的單面紙,時間就是這樣過去的,面對忽冷忽熱,我有些措手不及,在給予和接受中懂得奉獻,懂得珍惜。置身于繁榮的城市中,在庸碌綿長的時光線上走過,早已沒有了當年的新奇,愉快。依然是七彩的裝飾,依然是允許汽車與自行車存在的馬路,星光大道,通行著高高挂起的本地人,他們流利的方言使我格格不入,而普通話成爲我可以與外界聯系的方式。“這冠冕堂皇的城市仍然維持著自己的驕傲與尊嚴,勝過我,畢竟他們有如此鋼筋鍛造的軀殼”,某作者說過的一句話。他告訴我,現在可以讓你清楚兩極化的趨勢如何殘酷,沒有一種同情能讓你走向頂峰,還需要靠自己拼搏。我搖搖欲墜一個人見證了媽媽所說的那句“以你現在的狀況,即使給你一百萬美元你也未必找到立足點安穩下來。”她就是這樣看事實說話,她不止是在打擊我,而是真正地擊敗了我。所以,我要用自己的膚淺警告自己必須努力學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字可以在人生的開端鋪展到末尾,而人生卻不能僅僅被文字覆蓋,三年三年,再一個三年,三年後我的方向如何?無論怎樣,那時的我已經真正地獨立,過有准備的生活。離家的印證讓我預見未來,卻不會遇見未來。離家以後我見識了各行各業的人們,他們每天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,被夾著的皮包裏含著多少淚水與汗水只有自己知曉。年輕的心被歲月濺濕,舊迹末褪,新痕卻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離家印證:還有多少時間策劃未來?以後的以後。人生不會有無數個以後。我們每時每刻都在消費著寶貴的時間去堆砌所謂的豐功偉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歲月的痕迹,在我們額頭消逝,輕輕的,沒有聲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零碎的記憶,在我們腦海重現,悄悄的,只有回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葉落飄下的那一時,還是花凋零的那一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下筆,如一粒沙悄悄地掉下,落定塵埃。拿起筆,似一陣風輕輕的吹過,虛無缥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伫立在黃昏的窗口,我問自己,寂寞是什麽顔色?是月光的銀白。還是大海的藍色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守候在黎明的門外,我問花兒,快樂是什麽氣味?是紫羅蘭的芳香,還是醇酒的微醉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潛伏在黑夜的盡頭,我問葉兒,憂郁是什麽聲音?是小溪邊潺潺的流水聲,還是窗外久經隔絕的鳥叫聲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寂寞,是種難懂的滋味,總是讓人浮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望著窗外,自己靜靜地思索著,思索那段似水的流年,思索那些曾經的人,思索那縷黎明的晨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何時,窗外漸起朦胧細雨……絲絲的雨,打破我的思緒,也打破了黎明的寂靜,擾亂我的視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輕輕地走到窗邊,細細地谛聽窗外的雨聲。“淅瀝瀝……淅瀝瀝……”那是雨的聲音,可不是嗎?不是那麽纏綿,也不是那麽悄然寂靜。而滿是那種安靜幽邃的聲音,很靜,卻並非無聲。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因雨的飄飛而陷入沉思,只有雨絲絲的聲音。“淅瀝瀝……淅瀝瀝……”依然是那細細的聲音,那麽動聽,但卻爲何夾帶著幾絲憂郁?它是在輕輕地哭泣嗎?那朦胧的細雨,是天空寂寞的淚水嗎?如果不是,又爲什麽這般落寞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一直在下,窗外的一切,都是靜悄悄的,靜悄悄的……偶爾有幾滴雨觸及玻璃的聲音,“滴滴……滴滴……”而風,是不是也躲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?打開窗戶,絲雨輕輕地飄到我身上。忘不了,那是種清涼而又冷的感覺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寂寞,是幽靜的雨聲,是沒有風的世界。它是輕聲的,它是透明的,也是冰冷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,不停得下,也總有停頓的時候。風,雖已離去,但總有回來的時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呼呼……呼呼……”……又是那熟悉的聲音,悄悄地掠過耳邊。那是什麽聲音?那是風吹過的聲音,可不是嗎?依然那麽柔和,依然那麽深沉。而風吹過的瞬間,心卻總有一種失落的感覺。恍如斷了的琴弦,只有斷後殘留的余音,令人靜靜地回味……不知何時,空氣中彌漫了風的聲音,那麽急促,那麽雜亂…乍寒乍暖,此又何嘗不是寂寞的感覺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呆呆的看了很久,也停了很久。窗外,還有雨的輕吟嗎?還有風的亂舞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起身朝窗外望去,窗外的那一邊,風停了,雨也消失了,還是那麽靜悄悄的。一束陽光徑直地射入,照在地上,突然間,地板被照得金燦燦的,那麽光滑,那麽刺眼。而空氣,也因爲陽光,而變得那麽溫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午後的陽光,好溫暖,照在地板上,猶如片片碎金閃閃發光。。習慣性地坐在椅子上,望著窗外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窗外,是一片晴空。藍藍的天空,沒有漂浮的白雲。風輕輕的吹過臉龐,一片片的柳葉,在風中搖曳。沙沙作響,好靜谧的聲音,好惬意的感覺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寂寞,是種唯美的情調,並不乏味,它也需要我們用心去感覺,去感受。寂寞的時候,自己常常一個人在窗邊做著,也不想去做什麽事,唯一的欲望,就是靜靜的,那樣一個人呆著,不帶一絲牽挂。但六月遊戲卻喜歡寂寞的感覺,或許人在寂寞時,會明白很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恍惚之中,竟不知已是黃昏。習慣性地走回房間,坐在那個無人的角落,那是孤單的空間。輕輕地拿起一支筆,打開MP3,音樂響起,那便是自己的世界了。耳邊回蕩著音樂的旋律,自己也跟著旋律而悸動。那是怎樣一種感覺,寂寞?或許沒了,開心?或許也不會有。是種心靈的陶醉吧,那是寂寞的升華,更是種獨特的感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終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再次望向窗外,最後一縷花香,也在風中消失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