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4fdp7m"><acronym id="4fdp7m"><thead id="4fdp7m"></thead><acronym id="4fdp7m"></acronym><thead id="4fdp7m"></thead><form id="4fdp7m"></form><table id="4fdp7m"></table></acronym><ol id="4fdp7m"><thead id="4fdp7m"></thead><kbd id="4fdp7m"></kbd></ol><kbd id="4fdp7m"><big id="4fdp7m"></big></kbd></span><form id="4fdp7m"><tt id="4fdp7m"><strike id="4fdp7m"></strike><option id="4fdp7m"></option><div id="4fdp7m"></div><tbody id="4fdp7m"></tbody></tt></form>
      • 金皇_就此書論社會

          因爲懶,所以在一家小飯館包餐,因爲店主姓周,談起來還有些親戚關系,店主又十分熱情,于是金皇很樂于又多了一家親戚。

          我去A城之前,店主周大姐塞給我一大包吃的東西,我一向怕欠人情,所以特別在意,心裏每每想著以後“報恩”的情景。從A城回來,天寒,我提著一盒禮物,穿著秋鞋去周大姐家吃飯。大姐抽空出去,不一會兒就給我買回來一雙棉鞋,見我穿著不合腳,又搶在手裏,趕去鞋鋪給我換鞋。我便想,有哪個心善的人能像周大姐這樣待我呢!滴水之恩湧泉相報,我暗暗下著決心,暖流湧遍全身,我不停地對大姐誇這棉鞋的舒適合腳,還矯情地在大姐的屋裏穿著鞋踱來踱去,臉上挂滿欣喜,就像第一次穿棉鞋一樣。

          這個月先後共放了八天假,我回到家,迫不及待地把在學校外面相識大姐的經曆告訴爸媽,爸媽的反應不及我那麽熱烈,但是笑著答應找時間去拜訪大姐。

          月底,我去跟大姐結賬。若按實際就餐次數計算,該四月十三日到期續費。周大姐和藹地笑著,說:“多頓少頓有什麽關系,我們自家人,本不該收錢,所以,就算四月五日到期吧!”大哥接著說:“昨兒有人來包餐,問我是按頓算還是按月算,我就笑他:你們放假的時候,可以照舊來吃!”我略沉默一瞬,笑著對他們說:“哥,姐,離三月五日還有兩天,我已帶錢來了,交給您們。”大姐客氣了幾句,才收下錢。

          天漸漸晴朗起來。每天去小飯館吃飯,看到大哥大姐在油煙籠罩下忙碌,我心裏被激起一股柔情。我打心底能夠體諒大哥大姐被生活驅使的勞累,因爲我自己的媽媽,成天地在小學食堂裏給人做飯,累不用說,每月的薪酬不過八百元錢,還不夠我兩個月的包餐費呢。

          在飯館,聽大哥喊過累,同時也聽到他的自豪:“累是累了些,不過利潤也是有的,比那些幹苦力的強!”這時候大姐便瞪大哥一眼,說:“掙什麽錢呢,幫弟他們做好飯菜、保證好營養,等他們考取大學,才是美事一樁哩。”然後大姐就對我說:“弟呀,看你這面像,倒和大文學家魯迅有些相似,我看人可不差,你必定會有大出息!”

          晴朗的天氣讓下午的街景蒙上一層金色,我滿懷著對美食的期待,在悅目的夕照裏踱進小飯館。今天的菜湯裏有一些肉丸子,丸子用肉加工而成,比肉更細嫩,我卻從這丸子裏嘗出有些濃的黴味兒。我咀嚼炒白菜,從牙縫裏剔出來一小塊黑的紙殼。

          離六月高考只剩五十多天,來大姐的飯館裏包餐的學生逐漸多起來,現在已湊了滿滿一桌。記得不久前我給大姐的飯館寫過廣告,還在班上作了宣傳,可收效甚微。而今飯館終于生意興隆了,看來該歸功于大哥的廚藝。

          今天下午,我有些餓,狼吞虎咽地吃了好幾碗飯,飯畢和小D一起從和諧餐館(大姐飯館的名字)走出來,滿足于肚內的充實,我和小D邊走邊聊天。小D小心地問我:“你有沒有在飯裏吃到什麽東西?”我有些訝異,回他道:“沒有啊。”“菜裏有蟲子,這麽長——”小D用手比劃著,我發現他顯現在臉上的激動。我心裏“咯噔”一下,厲聲回他:“這種事可不能亂說!”小D說:“千真萬確,騙你我就是你兒子!”他又說:“其實我已經發現兩次了,上次是一條細長的蚯蚓,粘在菜葉子上的,我旁邊那個也看見了……”

          食物在我的肚子裏翻騰,我俯下身吐了幾灘口水,然後無可奈何地回到寢室。

          我想起一則電視新聞,說有一個男孩做開顱手術,從顱腔內取出一條細長的蟲子來,這蟲子本來棲息在一塊未能煮熟的青蛙肉上……

          倘若我的體內也長出一條蟲子,該怎麽辦呢?在這個充滿和諧的世界上,已經有許多好心人告訴我:要講究飲食衛生,不吃未清洗幹淨和變質的食物。而我知道,只有良心才能約束人的行爲,在吃與不吃之間,包含了太多的學問。

         其實,這個社會遠沒有你想象的複雜,更不可能有你想得簡單,他像個多面體,映出不同社會的每一面,看他們在不同面掙紮,嘶吼,微笑。
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社會是個大家庭,社會中的每個人都與他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怎樣與人和睦相處?怎樣使自我的成長空間更加愛美好?怎樣發揮自我價值?這些都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。要想在這個社會上更好的立足生存下去,做到八面玲珑使遠遠不夠的。

          我國自古就是了禮儀之邦,禮是什麽?是一種修養,是文明的標志,也是人們應遵守的共同規範。一個明禮的人,一定是個有教養的文明人,當齊景公宴請晏子省去禮節時,晏子便曰:“君之言過矣,群臣皆欲去禮以事君,嬰恐君之不欲也。今齊國五尺之童子,力皆過嬰,又能勝君,然而不敢亂者,畏禮義也。上若無禮,無以使其下;下若無禮,無以事其上。夫麋鹿維無禮,故父子同麀。人之所以貴于禽獸者,以有禮也。嬰聞之,人君無禮,無以臨邦;大夫無禮,官吏不恭;父子無禮,其家必凶;兄弟無禮,不能久同。詩曰:‘人而無禮,胡不遄死。’故禮不可去也。”此番話旨在說明無禮無以治國,無禮則社會秩序大亂的道理,維持社會的秩序以及生存,先明禮,可現事又有多少人明禮呢?

          法是什麽?是道德的底線,突破了這條底線,就要受到懲罰。因此,古人有雲:“畏法度者最快活。”明法,守法,遵法,才能防止敗落,才能安全的存活。商鞅爲了推行新的法令,怕民不從,于是行木立信,取信于民。讓人們遵守法律,從而使國強民富。但是又有多少官員利用法律來剝削人民呢?苛政猛于虎很好的證實了上級官員卑劣的行爲。晚清政府,那時的社會民不聊生啊!而誠信呢,是我們立世的更根本,是公民的第二張”身份證“。我們必須真誠,講信譽,言必行,行必果。周幽王爲得美人褒姒一笑,把誠信當玩具,最終擊鼓身亡,落個身敗名裂,爲天下人可笑的下場。那麽作于我們,也要守誠信,否則將不會有朋友,不能找到謀生的方式,生存不下去,但是當今社會,有幾個講誠信的呢?是的,假,太假了。爲了權勢,爲了金錢,大多人已經把誠信踩在腳底了。

          至于助人,既是我們現代公民的責任,也讓我們從中體會到快樂,它讓我們的人格得到升華。如果需要這樣去诠釋助人,不是太可悲了麽?助人爲本,是人生一大樂事,也是本職,爲什麽還需要如此來推崇呢?這主義見證這個社會的可悲,每個人把自己放在第一位,自私……還記得一個老太太說幫他的人是撞他的他人,導致有人摔倒不敢扶,有人受傷不敢救。社會正因人類”血腥“競爭變質,變質文明與人的本質——善。

          這個社會很浮躁,一切都在競爭,不斷競爭,不斷超越。每個人都以自己爲中心,形成一個支點旋轉,漩渦越大,那麽影響力越大,足以讓你立足下去。但是一旦超過了一個極點,那麽其他人私心和嫉妒會使他們團結在一起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將你吞噬。是的,這是萬物間縱有的規律性。也只有在這樣的競爭下,社會才會進步,如果沒有競爭,沒有超越那就不會有這麽大的進步。但是如果真的如此和諧,簡單的話,那麽進步不是飛速,而是光速。這便是大同的理想社會了,天下太平,人們安居樂業。

          但是也要意識到,這僅僅是一個理想的社會,當真正到達這個大同社會後,那麽也就沒有和諧了,這是相對性,就像是一句諺語——人人負責,等于沒人負責。所以統治者,甚至是大自然都會給萬物一個競爭的社會,以防止達到那種恐怖的大同社會。大自然做的很露骨,物競天擇,弱肉強食,適者生存,不適者亡。統治者則利用萬物的本性,讓他們不斷爲自己的生存而競爭,從而促使這個社會的進步。是的,這便是本質了,那麽我們就像是執著的小醜,在舞台上滑稽的表演永不謝幕的戲。

          在我們拼的死去活來的時候,有瘋狂的笑聲傳出,是的”造物主“在笑,他在瘋狂的嘲笑著我們生存的方式,還有促使我們進步的方式,那麽他還能笑多久呢?金皇也不知道。

          或許,會這麽永遠的笑下去吧。

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